第四卷 第六十三章 你定将荼毒苍生!

小说:异世邪君 作者:风凌天下 下载:异世邪君ZIP下载 异世邪君TXT全文下载
    第六十三章  你定将荼毒苍生!

    这三个字,他说得极慢,每个字之间,都有停顿,但却说得很笃定。似乎早有预料,早有准备。料定了来人除了君莫邪,再也没有别人!

    “梅大人果然不愧是一代智者,料事如神啊!”身后的淡淡的声音依然像是老友畅谈,不愠不火,也是充满了耐心。

    “老朽惭愧,如何敢负智者之名,有那里有什么料事如神,是君公子早已通知了老朽,所以老朽今夜一夜未睡,便是等待此时,以便于迎接君公子的大驾光临。”

    梅高节终于转身,古朴的老脸上一片平静。但一双眼睛看对面的少年身上,却终是有一丝惊意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人,就是自己印象中那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少年吗?

    他的眼前,一个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,一身胜雪白衣悠闲地站立着,面对苍茫夜『色』,似乎乘风而来,『迷』茫的夜『色』中,便如是不染尘俗的九天仙人,降临到了人间。

    这个孤傲胜雪,清风徐来一般的素雅少年,正自温文的笑着,那温文的笑颜却笑出了寒风般的森然萧杀!比这十一月彻骨的寒风,加的凛冽凄然。

    那温文少年的浑身上下并没有任何兵器的存,那柄传言中的惊天神剑,似乎也没有佩戴身上,但他身上那股凌厉的锋芒,却让梅高节觉得,眼前这个少年,本身就是一柄凶煞嗜血到极点的绝世神兵!

    来人正是君莫邪!

    那昔日的纨绔公子,今日里锋芒初『露』,已经隐隐有了一代枭雄的狂霸气质!

    君莫邪轻轻一笑,眼神中竟没有丝毫的怨怼,漫步走到石桌前,悠然的替自己倒了一杯酒,举杯遥敬:“梅大人,问原因之前,倒要先敬你一杯。就冲你的这份镇定,也该浮一大白,唯一可惜的事,此酒颇劣,难及我贵族堂所出的极品美酒!美中不足,诚为一叹。”

    梅高节哈哈一笑,举杯一饮而,那老弱的身躯也似乎突然挺直,缓步走了回来,做君莫邪对面,沉缓的道:“酒则酒矣,是酒便可,君公子何必意?说起今日此事,已经是箭弦上,君公子心中怎地竟还有疑问?事到如今,老夫但有所知,必将言无不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我倒要先问一问君公子,此来可是君公子第一站?”

    “闹!我刚从孔大人家里过来。”君莫邪随口来了一句英译汉。

    “孔大人想必已经归天了吧?”梅高节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错,孔大人脾气刚硬之极,不是很合作,而且,也很倔强。所以我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狠狠心一咬牙一跺脚,万分不忍心的送他老人家光辉灿烂的踏上了黄泉路。目前想必正上面来回溜达……呵呵,又或者是嫌路幽寂静,等待什么人也说不定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错不错,我们这两个老家伙一辈子都混一起,老夫定然随后即去!不过临去之前,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,究竟是什么事能让君公子这等绝世大才如此疑问念念不忘?”梅高节说到‘绝世大才’的时候,口音中颇有些揶揄之意。

    这个穷酸了一辈子的老儒生,此刻面对生死,竟然表现出了难得的淡然、与洒脱的豁达!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,梅大人因何知道我今天便一定会来?我记忆中,我却并不曾派人作什么通知!”君莫邪也不意,兀自将那只空杯子抓手中反复摩弄把玩,他的手中灵活的转动。他的双眼便集中杯子上,似乎对这普通的酒杯很有兴趣。并没有看对面的梅高节一眼!

    “君公子今日当众凌辱我三个弟子,让他们当街辱骂老夫,老夫便知道,你一定会来!一定今夜解决这次的恩怨!”

    梅高节呵呵一笑:“因为你已经将事情彻底做绝!你我双方都没有了丝毫的转圜退路。若是今日你不来,明日老夫将拼死一搏,纵然不能动摇你君家,但你君家的下属们,老夫却有十足的把握会有相当的一部分人遭殃。那些人,此刻就我们的掌控之中!这件事,以公子的精明,不会不知道!他们的生死,纵然公子不乎,但君战天老大人、君无意君大元帅却一定会乎的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。”君莫邪缓缓点头。虽然不错,但却不是主要的原因。我倒要看看,你能知道多少!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已经彻底表『露』出君家竟完全不乎皇权,不畏惧皇权,那么老夫明日若是行动,禀报皇上也毫无意义。也定然会用此次的力量,无需经过朝堂,给予你君家势力沉重打击,纵然不能令你们覆灭,也要你们付出沉重的代价,难以承受的代价!”

    他呵呵的笑了笑,“老夫虽是文臣,但世间权力,却多杀人不见血的大能,足以毁灭盖世英雄于无形之间!而我们文臣一脉,根深蒂固,占据天香朝堂半壁江山,你纵有莫大武力,却也是阻止不了的。所以你好的办法和时间,就是选择今夜动手!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公子少年得志,正是锋芒毕『露』之际,而君家雏鹰展翅,也需要一个立威对象!而老夫和孔令扬,无疑就是佳的立威对象。再来,我与公子相处虽暂,却知公子乃是素来睚眦必报,心『性』刻毒之人,纵有能力应付明天的狂风暴雨,却也一定不会等到明天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公子固然行止不端,但却有一颗孝心。君家势力受打击,受打击大的,无疑会是君战天,所以你也不允许自己的祖父受到打击,哎,这本是当日老夫拟定对付你之计划所考虑的一个极重大的思量,欲以大众舆论压力『逼』你就范,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你之应变虽然看似霸道,却是雷霆万钧之势,成功的打『乱』了老夫的全盘布局,果然是后生可畏!”

    “以上种种理由,无论哪一条成立,相信你都会前来。不是到老夫这里,就是到孔令扬家里。所以,你必然前来!老夫如何不此相侯?!”

    “梅大人对我君莫邪真是另眼相看,晚辈倍感荣幸。”君莫邪深深点头。梅高节显然认真的调查过自己,分析过自己,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    所以君莫邪有“另眼相看”之语。

    “第二,梅大人明知我来,为何却没做丝毫准备呢?梅大人虽是文臣,但其下定有不少死士。若是能将我一举格杀,势必后患除。但这次来到贵府,却没有发现有任何的警戒。显然梅大人已经全部撤掉了,这又是为何?”君莫邪问出了第二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提到,我与公子相处虽暂,却对公子所知不少,公子行事虽然看似嚣张霸道,甚至是荒诞无稽,但事后想来,却每每都是环环相扣,布局深远,如今公子既然敢来,那必然是万全准备;梅某虽亦有几名死士,但岂能是如今君家之对手?那样,恐怕与公子聊天的机会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梅高节睿智的一笑:“老夫终究乃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从来不懂武者玄气修为,也不知道什么天玄、神玄高低;但老夫却还知道,断不是君家的对手。而老夫孤身一人这里,公子却定然会与我邀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原以为梅大人乃一腐儒,如今观之,先生竟当真是智者!”君莫邪哈哈一笑,又倒了两杯酒:“就冲先生刚才一番话,莫邪再多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梅高节面『色』平和,慨然而饮。

    “第三个问题,我君莫邪就算是再如何行止不端,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,我君家的私事,与你何干?再说,你们也都知道此事真相,为何却强行讲一个屎盆子扣了我头上?非要置我于死地?”

    君莫邪这个问题是真的不解:“似乎我个人的道德败坏,与天香国的国计民风没有什么关系吧?如此牵强附会的罪名,惹动我君家雷霆之怒,自招杀身之祸,何苦来由?若说当真是为了黎民苍生计,往昔的我又何曾良善过,却有不见你们为天下人出头!先生当不吝我一个解释吧?!”

    “这场纷争的终点结束于公子,而起点也同样来自于公子,君战天君老大人与我们虽有些须旧怨,但老夫却不至于容不下君家的存。再者,君老大人当真乃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汉子,其子君无意亦然。虽然彼此政见不同,老夫对此父子二人虽然表面争斗,但心中也是敬佩。若是为他二人,老夫非但不会弹劾,反而会力保全,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,就只是因为你!君公子君莫邪!”

    梅高节冷冷笑了一下:“因为你根本就是那种全然不将黎民苍生放眼中的人,你根本就是一个无视天下的人!君莫邪,这一点,老夫决不会看错你,说来可笑,如老夫这等人,却竟是公子的知己。而你这样的人一旦继承了君家所属庞大的势力,必然是为祸无穷!就算将天香国翻个底朝天,老夫也深信不疑。所以,既然你崭『露』头角,那就是危险的苗头。必须及时掐死,否则,天香国必然会毁你的手中!眼下还只是天香,若为你得逞,之后就将是整个尘世,你势必将遗祸天下!”

    梅高节的话中无疑大含深意,但君莫邪却没有接续问下去。就算梅高节知道什么内情,现也不是真的报仇的好时机。一旦时机到了,或者,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