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章 情劫

小说:锦堂归燕 作者:风光霁月 下载:锦堂归燕ZIP下载 锦堂归燕TXT全文下载
    看书海小说网 www.kanshuhai.com ,最快更新锦堂归燕最新章节!

    屋内传来一阵脚步声,随即面前之门便被推开,身着正红锦绣褙子,高挽发髻、未施脂粉的皇后面带怒容的看着面前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低头,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“参见皇后。”

    秦宜宁也行大礼:“臣妇见过娘娘。”

    侍卫们依着礼数,不敢抬头直视皇后玉容,与邢宝山同来的几个侍卫此时已后悔非常。

    皇后哪里出了事?他们扰了皇后清修,怕是不妙!

    孙嬷嬷惊愕的看着面前的“皇后”,松了口气的同时,又对秦宜宁以及忠顺亲王府的能力有了新的认知。

    能够弄出个与皇后一样的人来,这是多大的本事!

    “皇后”沉着脸,拂袖转身进了殿内。

    孙嬷嬷立即知机的起身,提着食盒走向殿门,“娘娘要闭关祈福,诸位还是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宜宁行礼后,起身带着人痛快的走了。

    邢宝山与侍卫们面面相觑,众人都不无尴尬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何斌低声道:“宝山兄,咱们还是先去外头守着吧。”

    邢宝山点头,与众人灰头土脸的往外走,还不住的低声解释:“想来是我想的太多了。我也是好意,因担忧皇后的安全才这般的。”

    何斌也对刚才出面那“皇后”非常震撼,忠顺亲王府能让他这样知情着知道这么大的秘密,该不会回头就灭了他的口吧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何斌手心里都毛了冷汗,心里打着小算盘,对邢宝山的话也并未上心。

    邢宝山见何斌不言语,想到刚才他极力劝说,自己却不肯听,这会子便有些抹不开,笑着道:“还是兄弟你看事透彻,往后有事,还要多仰仗何兄。”

    何斌回过神,不动声色的摇摇头:“哪里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弟兄请你吃酒。”邢宝山笑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往外去,邢宝山虽很开朗的模样,心里却也在犯愁。刚才他言语上冲撞了忠顺亲王妃,如今是王爷没在,若王爷回来,知道他对王妃不敬,恐怕那煞神会掀他一层皮!

    到底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往后当差,差不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,可再不敢如此做出头椽子了!

    不过山上的情况蹊跷之处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邢宝山这么想着,私下里便将皇后闭关,逄枭不见踪影的事密报给了启天。

    观音殿中,孙嬷嬷放下了食盒,好奇的看着“皇后”的背影。见皇后对着她摆了摆手,便又跪坐回蒲团,她便知在此处得不到什么解释,垂首行了一礼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秦宜宁这厢回到禅房,见了谢岳便笑着道:“此番真是多亏了谢先生的巧手,否则这一关真是难过去了!”

    谢岳笑道:“这也没什么,也多亏我的工具带的齐全,只是想寻个眉清目秀,又见过皇后,能够模仿皇后的仪态与说话声音的人不容易,好在王爷身边卧虎藏龙,人才济济,终归是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秦宜宁好奇的道:“先生选用了王爷身边的人?是哪一个,我可识得?”

    谢岳与徐渭之对视一眼,都哈哈大笑起来:“这人王妃自然是认得的,如今在观音殿中念经的,可不就是汤秀么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不等秦宜宁说话,寄云先惊愕的瞪圆了眼,“先生您说,那人是汤秀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汤秀生的没有那么矮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见那裙摆非常宽大么。”谢岳笑道,“其实若仔细看,是看的到破绽的,只不过依着礼数,任何人见了皇后都不能直视,随行的侍卫人也是如此。是以精虎卫之中虽然也有眉目清秀身高也符合的,可我还是选了汤秀,因为汤秀会模仿皇后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秦宜宁抚掌赞叹道:“多亏先生智谋。可不是么,我们见了皇后都要跪下行礼,谁敢抬头去打量?若不是先生帮忙,这次怕很难过关了。”

    谢岳笑着摆摆手,转而道:“今日的雾气似散开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宜宁正色道,“等雾气散开,看得清楚对面,吊桥很快就能修好了。”

    谢岳和徐渭之都点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此时的心里都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因为谁也不知道吊桥的对面发生了什么。在瀑布水声的掩盖之下,他们与对面喊话彼此也听不清楚,又怕惊动了皇后身边的人,是以之后他们都再为发声。只是能够确定逄枭如今还活着,却不知皇后情况如何了。

    只希望二人都能无碍。否则麻烦的事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有了汤秀尽职尽责的在观音殿假扮皇后,再有孙嬷嬷与何斌的配合,接下来的两天,山上再没出乱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邢宝山的注意力从皇后的安危,转移到了一直不露面的忠顺亲王身上。偶尔路遇精虎卫,借闲谈打听逄枭的下落,也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回答。

    邢宝山将这些都密报给了李启天。

    七月初六,浓雾终于渐渐散开了。

    秦宜宁终于得以看清自上山来就没看清过的对岸。

    果真如云方丈所说,这里的确不是很宽。以秦宜宁目测,若是穆静湖在,他可能以轻身功夫都能飞越过去。

    因缘峰上的植被茂盛,还可以看见封顶有几处石砬,砬上有泉水潺潺留下积成一潭,隐约可见两个人影就在树林与潭水的旁边,对着一堆篝火各自休息。

    秦宜宁不敢大声叫嚷,怕叫皇后的侍卫听了去。可是看到逄枭的身影,她心里当真雀跃极了。

    秦宜宁努力的向对面挥手。

    逄枭时刻关注着对面,此时也察觉到了秦宜宁,起身便往悬崖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宜姐儿!”

    那声音并不小,虽然被瀑布声遮掩住了,可仔细听还是隐隐听得见有人叫嚷的。

    秦宜宁连忙比了个嘘声的手势,指了指身后万佛寺的后院。

    逄枭想了想便明白了,笑着点了点头,凤眼之中满是怜惜的看着秦宜宁。

    他被困在此处几天,他家宜姐儿就担忧了几天,皇后身边的人又不是傻的,她除了要想办法救他,还要想办法将皇后失踪的消息瞒过去,否则一旦消息传开,他们都会陷入麻烦。

    他走过吊桥时,就已知道两边的距离并不远,可是浓雾不散,他也看不清楚对面,身边还有个皇后,并不敢贸然行动。

    如今好容易等到雾散了,逄枭满心只想快些回到秦宜宁身边,若不是还有皇后在他都想试试能不能让精虎卫丢绳子过来,他使轻功回去了。

    谢岳与徐渭之此时已与修建吊桥的师父热火朝天的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精虎卫们则去把守住了通往此处的入口。以免被皇后的人看见因缘峰上的人。

    有武力强悍的精虎卫在,加上对岸逄枭的配合,很快两边就拉起了绳索。

    逄枭大步流星回到水潭边,沉声道:“娘娘,请随微臣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长发披散,身上的红衣虽穿的齐整,可袖口裙摆处都有多处破损,一张素颜更显面色暗淡无光,加之这些天一直以野果充饥,气色更加不好。

    一想到回去后,她就又是大周的皇后,再无机会能与逄枭单独相处,她心里的失落就如何都掩藏不住。

    当日,那尼姑与她说,若想祈福成功,便要来因缘峰上历劫。

    她当日不懂,相信那佛法精湛之人的话来了因缘峰,立即就被一群蛇给包围住了,她焦急的尖叫,可是没有任何人来救她,那些蛇包围着她,她站着不动还好,一要走动,那些蛇就向她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在她一度以为自己会被困死在这里时,逄枭就宛若谪仙一般从浓雾中走来,替他赶走了那群蛇。吊桥坍塌,他们回不去,这些天也都是逄枭在尽忠职守的照顾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,逄枭将她当成皇后效忠,当成嫂子敬重。可是她的心里却并不是单纯这样想。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如同藤蔓一般疯长的爱意。

    她甚至希望,雾不要散,对面的人也不要发现他们。若是能与逄枭在此处困一辈子才好……

    皇后沉默的走向崖边,看着选在半空晃荡的绳索,看着对岸秦宜宁年轻的面庞,心里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师太并未骗她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来历劫的:情劫。

    “娘娘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逄枭拱手行礼,随即一把将皇后搂住,施展倾身功夫跃上绳索,身姿矫健的宛若展翅大鹏,眨眼就到了绳索当中的位置。许是带着一个大活人,力道用尽,借着身体下坠时的力道,逄枭单手在绳索上一攀借力,人在空中荡了一圈,又窜了一大段,脚踩绳索再次借力,眨眼就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逄枭将皇后丢开,一把便将秦宜宁拥住了。嘴唇碰触她的脸颊和耳廓,低声道:“宜姐儿,我回来了,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秦宜宁鼻子一酸,眼泪险些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我知道你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逄枭大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,“那天吓坏你了吧?我听不清你说了什么,但是听见你着急的叫声了。你放心,我一点事儿都没有,皇后娘娘也无恙,只是被蛇群困住了。”

    秦宜宁这才想起还有皇后,而且身边还有不少的人,红着脸推开了逄枭,转而给皇后请安,“娘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