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4章 月如仙

小说:终极美女保镖 作者:魂断心不死 下载:终极美女保镖ZIP下载 终极美女保镖TXT全文下载
    融合了时空的一些记忆后,杨天知道的事情何止这些,此恶灵敢以本祖自称,灵魂深处散溢出来的那种气息,让杨天可以判断出,对方身前应该是一位魔族强者。看书海 ..

    随即他便想到了八大魔祖中一人,专门修炼魔魂力量的魂祖,也只有魂祖那等荒古巨擘,才有可能魔魂真正不灭,甚至会保留下记忆。

    噬魂天同样也是修炼魔魂的强者,甚至杨天猜测噬魂天和魂祖也有些关系,不是魂祖后人就是传人。

    猜到对方的身份后,杨天眼神有些古怪起来,他知道八大魔祖都被时空大帝算计了,至于具体情况,时空大帝的记忆并不完整,或者说时空依旧封存了一下记忆,不会让杨天全部得知。

    “如果晚辈猜测不错,前辈身前应该就是魂祖吧?”杨天抱了抱拳,略显恭谨的说道。

    魂祖的恶灵之瞳爆闪出精芒,越发惊讶道“了不起,竟然能猜到本祖的身份,看来你也有些来头。”

    魂祖此时也不再看轻杨天,不但知道化魂池,连他这位魔祖的来历都一眼看破,若说杨天没有些来头,他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前辈客气了,晚辈之所以猜到前辈的身份,是因为晚辈有一位朋友或许和前辈有关系,他叫噬魂天,前辈魔魂散溢出来的气息,和晚辈那位朋友极为相似。”

    噬魂天曾经夺舍过杨天,对噬魂天的魔魂气息,杨天自然了解,这也是他能感受到魂祖灵魂深处魔魂气息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魂天?”魂祖的恶灵之体微微一颤,顿时露出惊喜之色“他如今可好?”

    看到魂祖的情绪波动,杨天便明白,噬魂天和这魂祖果然有关系,于是点头道“前辈,噬魂天也进入了恶魂池,与我们这些人一起,莫非前辈没有感应到他的气息?”

    “魂天也进来了?”魂祖的神色又惊又喜,随即有些焦虑道“进入这里那是有来无回,这小子不该进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魂祖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释放出暴躁的气息,语气阴冷道“坏了,那小子一定去了魔灵窟。”

    杨天也神色微变,恶魂池分为三部分,一个是真正的恶魂池,一个是化魂池,还有一处地方就是魔灵窟,那里才是恶魂池内最为凶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前辈,噬魂天想必是要炼化魔树之灵,以他的修为,这的确是件危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胆大妄为,连本祖都对那魔灵无可奈何,他去那无异是找死。”魂祖语气暴戾而焦躁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先把晚辈这些朋友放了,我和你一起去魔灵窟。”

    杨天内心有些紧张的看着魂祖,尽管神色平静,也只是故作镇定,魂祖本就不是善类,又被关在这里太久了,也不知吞噬了多少凶魂和恶灵,那种邪恶暴戾的杀念太过强烈。

    他能一直待在这里,连化魂池都无法噬灭他,就足以证明魂祖的可怕,

    就算是杨天,也没把握能在魂祖出手下,将所有人救下来。

    魂祖扫了眼程舞衣等强者,这些强者实力都不弱,他将这些人制服也废了不少手段,原本是要将所有强者的灵魂吞噬,现在他更关心自己后人的生死,噬魂天是他的曾孙,或许现在是他唯一的后人了。

    当初的魂祖何等风采,天资绝伦,身为八大魔祖之一,威震荒古大地,门人子孙众多,但能让他在意的子孙却也不多,噬魂天便是一个,这个曾孙的天赋同样极高。

    魂祖身上瞬间爆发出一股骇人的魂力,嗜血,凶残,阴邪暴戾,充满了无尽嗜杀气息,一丝丝无形的魂力展开,笼罩向那些腐朽根木,在这里,他是唯一可以抗衡化魂池,无视这些腐朽根木腐蚀灵体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里的腐朽根木却并非真正的腐朽,而是蕴含着魂毒和腐蚀规则,这里的恶灵体,也在无时无刻承受着灵体被腐蚀。

    随着魂祖魂力的爆发,那些腐朽根木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,释放出愈发强大的腐蚀气息和魂毒,也开始剧烈晃动起来,不少腐朽根木被魂祖强大的魂力笼罩,寸寸碎裂。

    但杨天却并没有轻松下来,他灵魂深处有一股暴戾的意志席卷,时空大帝的意志似乎有些恼怒,显然并不希望魂祖释放这些强者,甚至摧毁这里的腐朽根木。

    杨天的神魂内,此时正经历着狂暴的意志冲击,时空大帝越来越暴怒,那威严而霸道的意志力量想要左右杨天的意志,借助杨天之手来阻挡魂祖。

    但杨天又岂会轻易屈服,时空大帝的意志力再强大,在他的灵台神魂地盘内,也由不得时空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杨天的脸色逐渐苍白,身躯甚至都在颤抖,额头沁着冷汗,神色似乎十分痛苦,时空大帝的这道意志力强大的有些离谱,这也幸亏是杨天的意志不屈,心智足够坚韧,虽然抗衡的极为压抑痛苦,但时空想压制他的意志,却也不易做到。

    捆缚程舞衣等强者的腐朽根木纷纷断裂,一道道身影脱困,拼着最后的力量冲向杨天身旁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一股骇人的气息从化魂池爆发而出,血雾剧烈翻腾,恐怖而压抑的气息似乎有可怕的存在即将冲出化魂池。

    四周那些附着在腐朽根木上的恶灵顿时发出惊恐的惊叫声,一张张面孔扭曲,尖叫,但只有少数恶灵挣脱了腐朽根木,向着通道外逃走。

    哗啦啦摇晃的腐朽根木,似乎散溢出恐怖的吞噬力量,吸扯着很多恶灵,让他们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就连魂祖四周的腐朽根木,也疯狂卷动,层层叠叠交错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根木囚笼,想要困住魂祖。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恐怖的爆裂声连绵不绝,那些疯狂卷动的腐朽根木大片大片的碎裂,魂祖的魂力攻击极为可怕,这些腐朽根木想要将他困住,显然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突然,那翻腾的血雾弥漫出可怕气息,一只枯瘦惨白的手掌从血雾中出现,幻化出巨大的手印,碾压向血祖。

    血祖灵体上爆发出滔天怨气和暴戾的杀意,一道道魂力摧毁着四周的腐朽根木,恐怖的风暴似乎要毁灭这里的一切,在恐怖的炸裂声中,最终幻化出一道巨大的魂力长刀,嗜血的魂刀绽放,杀势狂暴,与那巨大的手印轰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轰轰轰!狂暴的力量轰鸣炸裂,席卷四方,不论是四周的腐朽根木,还是惊恐挣扎的恶灵,都被淹没在恐怖的力量中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声惊怒的闷哼声中,魂祖也倒飞了出去,灵体撞击洞壁,轰隆隆的声响传出,伴随着一阵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而魂祖的灵体,都深深陷入了洞壁中,留下一个凹陷的深坑。

    那从化魂池内伸出的枯瘦惨白手掌,此时也再次缩回化魂池,似乎和魂祖较量下,并未占到多少便宜。

    杨天身躯一震,嘴里喷出一口鲜血,灵魂深处也是一阵撕裂剧痛,时空大帝的意志似乎也遭到了重击,暴虐的气息减弱了下来,而他也遭受到了灵魂反噬之痛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时空大帝,你这卑鄙小人终于出现了,给本祖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魂祖从洞壁凹陷中冲出,灵体变得虚幻了一些,但身上那股骇人的怨气和戾气却是愈发强烈,疯狂的怒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