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5章慕梵希,我要告你!

小说:战神狂妃:凤倾天下 作者:千朵朵 下载:战神狂妃:凤倾天下ZIP下载 战神狂妃:凤倾天下TXT全文下载
    看书海小说网 www.kanshuhai.com ,最快更新战神狂妃:凤倾天下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好想忘记了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嘟哝着,慕梵希下意识拧了拧眉头,不知怎么,越是想就越是想不起来!

    “等想起来再说吧!我在王府给你准备了饭菜,回去一边吃一边想!”

    殷离修说着话,手腕用力将她送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这一趟,处罚是幌子,抓金飞才是真正的目的,如今人已经种好了,种树这种事情,自然不用慕梵希再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马车晃晃悠悠朝开始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,此刻,树林之中,郭植刚刚缓过神来,等睁开眼睛,众人已经不见了,远处,传来了狼的嚎叫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救命啊!不要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啊!”

    “慕梵希,我恨你啊——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郭植的嚎叫声音之中带着哭腔,和狼的嚎叫相互呼应。

    这边,慕梵希上了马车,将外面的衣服换下来,用手巾擦了脸,这才恢复了之前的面色。

    “这两日累坏了吧!”

    殷离修说着话,伸手将她拉入怀中,空出两只手,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捏着。

    慕梵希靠在他胸前眯起眼睛,感觉到肩膀的放松,老头子一样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左右平常也是要训练的,倒是不累,就是那个郭植总是找茬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慕梵希突然间停了下来,抬起头看向殷离修:“坏了,我把郭植给忘了,他还种在坑里呢!”

    殷离修也是一愣,看着慕梵希的反应,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凌乱。

    她将人当树种了?

    “星乙!”

    殷离修按住慕梵希那躁动的肩膀,朝外面喊一声。

    星乙应声到了跟前,殷离修开口:“带两个人,将郭大人接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星乙应声,转身朝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总感觉忘了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慕梵希小声嘟哝一句,随后伸手抓住殷离修的胳膊晃了晃:“我似乎又闯什么祸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闯祸才是不正常!”

    殷离修伸出手指在慕梵希脑门上点了一下,随后手腕一转,将她整个人拉到怀里:“放心吧,有我在呢,你闯了什么祸,我都帮你兜着!”

    慕梵希要做的事情,即便是处置盛允承,也是他提前布置好一切,否则,慕梵希想进那牢房也并非易事。

    这丫头平常是狂妄了一些,可是殷离修知道,她做事也有自己的原则,有的时候看起来的确是无法无天,可是只要是自己能兜住的,他都愿意纵容她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不是那些身居后院深闺的女人,她喜欢折腾,他就依着她,宠着她。

    “殷离修,你这样会把我惯坏的!”

    慕梵希小声嘟哝一句,低下头来在殷离修的脸颊上吧唧亲一口,像一直猫儿一样,爬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殷离修神情一顿,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颊,唇畔不由自主的勾起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惯坏你,这样,别人受不了你,你就只能在我这里了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殷离修低下头朝慕梵希看去,张张嘴正准备继续说,却见这丫头已经呼吸均匀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你吧……只能惯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殷离修叹一口气,低头在她脑门上印上一吻,更加用力的抱紧了些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皇宫,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皇上,求皇上给微臣做主啊!”

    下了朝,郭植便直接跟着到了御书房,刚一进门,扑通一声跪在了皇上跟前,哭天抢地。

    除了郭植,御书房中还有朱老将军,南疆王和殷离修慕梵希。

    “郭植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皇上挑眉朝郭植看过去,眼底压着看戏的神情朝慕梵希的方向瞟一眼。

    慕梵希顿时一愣,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害怕郭植如何,而是之前朱老将军就已经看自己不顺眼了,如今他刚走自己就对郭植下手,恐怕这老爷子又要咆哮了吧!

    然而,朱老将军也只是顺着皇上的目光朝慕梵希的方向看一眼,却并没有说话,此刻,就听郭植哭喊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让微臣监督明阳郡主种树,可明阳郡主处处针对微臣,趁着朱老将军不在,还将微臣种在了坑里,这般欺侮朝廷命官,臣实在是没有脸面在朝,还请皇上给微臣做主啊!”

    郭植一边哭诉一边给皇上磕头,声音悲怆,明明应该引起众人的愤怒,可是听着他的话,旁边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却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且不说殷离修,向来没有露出过笑模样的南疆王嘴角也忍不住跟着抽搐了两下,朱老将军更是用皱眉的方式压制情绪。

    慕梵希竟然将郭植种上了?

    朱老将军转过脸看向慕梵希,脸上的表情跟着微微变化,甚至,多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这丫头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算规规矩矩,没想到,自己这才刚离开一天的时间,她竟然就动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,回去之后也听朱健朱亮说起经过,这郭植也并不冤枉。

    相比众人,皇上面对着郭植,脸上不能表情的太过明显,只能端起杯盏遮住脸上的表情,一天知道他自己憋得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若是不给微臣做主,微臣真是活不了了!”

    郭植见皇上不动声色,又开始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慕梵希,方才郭大人所说,你可认罪?”

    半晌,皇上缓过一口气,转身看向慕梵希的方向。

    慕梵希一顿,看向郭植,满脸惊诧道:“咦,郭大人这样不好吧?当初不是你主动要求用自己做诱饵,将金飞引出来的吗?你不是说,为了朝廷效力,你什么都愿意做?”

    郭植脸上一顿,看着慕梵希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,眼珠子都烧起火来了!

    她是真不怕遭雷劈啊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郭植气得瞪着眼睛,然而,张张嘴只说出了两个字,后面的话便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还能怎么说?

    难道要否认?当着皇上的面儿,否认自己不愿意为了朝廷效力?

    “说起来,能顺利将金飞擒拿,郭大人才是最重要的一环,当然,让郭大人吃了苦头,也是无可奈何!”

    慕梵希说着话,转身看向皇上,行一礼:“还请皇上论功行赏!”

    郭植又是一愣,猛然间抬起头来看向慕梵希,满脸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慕梵希这是在帮自己请功?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帮自己!

    该不是又有什么坑要自己往里面跳吧!

    “皇上,臣……”

    郭植紧忙开口,然而,话还没有说出来,却听皇上的声音传来:“如明阳郡主郡主所言,郭植有功,自当论功行赏!”

    郭植整个人呆住了,猛然间抬起头,原地愣住,最后被慕梵希在后面踢了一脚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郭大人还不快快谢恩?”慕梵希朝郭植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臣,臣谢皇上!”

    郭植一个头磕在地上,声音有些颤抖,本来还有一肚子的委屈,如今倒是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郭植的事情解决完,殷离修众人依旧留在御书房,此刻,郭植和慕梵希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慕梵希往前走,郭植跟在后面,两人走了一段,郭植终于还是开口喊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慕梵希,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!”郭植看向慕梵希的神情之中带着几分审视。

    慕梵希转过身来看向郭植,唇畔勾起丝丝笑意:“我没有葫芦,也不卖药,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没有什么阴谋?”郭植拧起眉头。

    眼前慕梵希明明是个小姑娘,跟他家里的孩子也差不多的年假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慕梵希,心里总有种被她看穿的感觉。

    慕梵希勾起唇角哼笑一声,道:“郭大人看人的时候,心里没有阴谋,就不会觉得别人事事都有阴谋,我的确是将你种上了,可是,你若不事事找茬,我们之间也应该相安无事,你说呢?”

    郭植脸上的表情一僵,嘴角颤了颤,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我同时朝廷官员,本应该和睦相处,为国出力,更何况,万事皆有因由,郭大人是朝廷重要官员,有些事情应该比我更能看清楚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慕梵希转过身离开,没有再给郭植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郭植看着慕梵希离开的身影,眉头微微拧了起来,此刻,他似乎对之前听到的事情也有些怀疑了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皇宫门口,此刻,袭久众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,看到慕梵希出来,紧忙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郡主,你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玲珑紧跑到慕梵希身边,眼眶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明明只过了两天的时间,就感觉有好几个月似的那么长。

    慕梵希伸手在玲珑和月牙脸上捏了捏,轻笑:“这是做什么,不过是出去两天而已,还是去明阳村,有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是去明阳村,可也毕竟是受罚……”

    玲珑嘟哝一句,随后似乎想起什么,猛然间抬起头来:“郡主的一百棵树可是种好了?”

    慕梵希一愣,倒是没想到玲珑的焦点在这里,忍不住苦笑一声:“是种了一些……后面的交给别人去做吧!”

    好弄不容易种了五六颗,然后又被地雷给炸毁了……

    左右重点是金飞的事情,接下来的工作,殷离修已经安排了人去,用不着她操心了。

    听慕梵希这样说,玲珑和月牙这才松一口气,连连应声: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上了马车,一边说着朝郡主府的方向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