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四零章 我为大明立过功,我为孔庙流过血

小说:大明之五好青年 作者:木允锋 下载:大明之五好青年ZIP下载 大明之五好青年TXT全文下载
    “扶明灭虏?”

    邹城的城门外,率领大军进攻的王在晋举着望远镜,一脸三观尽毁的表情看着从里面走出的杨信。

    后者一手徐鸿儒的人头,一手拎着那件赭黄袍,后面跟着列队走出的数万教徒,在这些教徒中间还有一辆辆大车,而大车上都是身首异处的死尸,而在杨信背后是一面旌纛,上面写着四个大字,扶明灭虏,荡寇杀胡,然后跟着一堆敲锣打鼓的……

    “中丞,这算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在晋旁边一个拎着宝剑的青虫怒道。

    然后一片不满地吵嚷。

    “算什么?算杨义士手刃妖人招降其众!”

    王在晋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人斩了徐逆,招降了几万逆党,那我们这几万大军算什么?郭某破家为国,征战竟月难道就为了看他炫耀战功?”

    那人怒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兄弟们就等杀贼领赏呢!”

    旁边一名将领愤慨地说。

    “都闭嘴,难道这样不更好?难道你们愿意死伤更多士卒?杨义士公忠体国,辽东之战陛下以锦衣卫千户相授都被其推辞,这可是连陛下都下旨褒奖,你们难道就不能跟杨义士学学?那功劳又少不了你们的,这些日子你们所立过的战功,本官都已经奏明陛下,日后封赏都少不了,何必在此吵嚷,都是有官职功名在身的,如泼妇般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老王怒斥之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你们都吵个屁,杨信是可以直接通天的,我难道还为了让你们砍人头下令杀降?然后他找皇上进谗言,那时候你们替我倒霉?现在事已至此只能承认。

    “可这些逆党杀害亚圣之后的罪行就这样算了?”

    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王在晋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杨信已经到了,这家伙在马上直接把徐鸿儒的人头和那件赭黄袍扔到老王脚下……

    “王中丞,杨某幸不辱命,徐逆首级及僭服在此,后面还有徐逆封的伪丞相等五十余人首级,不过其弟因率军驻峄山不在其中。好在为其裹挟的部下都已经幡然醒悟,只要这些人到峄山下劝说,想来峄山的贼军必然斩其弟首级归降。”

    杨信说道。

    城内的闻香教徒细算就三万,另外两万在峄山,由徐鸿儒的弟弟徐和宇统帅。

    而沈智所部还有两万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闻香教的总兵力目前是七万,既有徐鸿儒从郓城带来的,也有张东白二人在邹滕等地发展的,至于十几万那都是吹的,这年头打仗谁还不吹一下兵力,官军还号称十五万呢,实际上连乡勇加起来不足十万。

    “有劳杨义士了!”

    王在晋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杨义士,这些人虽然已经投降,但也不能如此草率处置,有哪些是参与杀害孟博士,毁孟府,使亚圣在天之灵不安的,恐怕还得仔细甄别,据我所知杀害孟家满门的,多数都是邹县本地贼党,为查清此事,最好把邹县贼党单独挑出进行甄别!”

    刚才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动手杀害孟博士的贼人就在这里,已经被斩首了,至于邹城贼首张东白之前就被杨某斩杀,无论元凶还是动手的都伏诛,孟博士在天之灵可以安息,至于那些胁从的,想来以孟夫子之仁,也不会跟他们计较!”

    杨信说道。

    他早就想到这事了。

    孟家被灭之事终究得有个交待。

    但张东白已经死了,再把动手的找出来杀了,这就算打发过去了,至于邹城百姓毁掉孟府,这个战乱之中破家的多了,孟夫子可是讲仁的,总不能为孟家死的那几口杀个几千人吧?

    那孟夫子在天之灵也不安。

    “杨义士,国家自有法律,如何处置他恐怕还不劳杨义士操心,不过郭某倒是很好奇,杨义士是如何凭一张嘴让几万贼党投降?难道杨义士对他们许诺了什么?或者杨义士与他们之前就有交情?郭某是个直性子,有什么说什么,总之郭某对此事颇有些疑惑,郭某也算饱读诗书,可自认也没这种本事,杨义士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那人冷笑道。

    杨信直接走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“阁下贵姓?”

    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敝人汶上生员郭士奇!”

    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郭士奇?”

    杨信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突然间他一把抓住郭士奇胸前的衣服,仗着自己比他高半个头,很是凶狠地低头看着他……

    “我为孔庙流过血,你一个生员敢怀疑我?我为保卫大成殿浴血奋战的时候你在哪里?我为保衍圣公满门血染战袍的时候你在哪里?你身为孔夫子信徒,受圣贤教诲,难道就是这样对待圣地的保护者?你对得起身上青袍对得起孔夫子在天之灵吗?”

    他愤怒地咆哮着。

    然后他喷出的口水就像下雨般落在郭士奇脸上,可怜的郭士奇被他抓住想躲也躲不开,只能一脸屈辱地承受着。

    “杨义士息怒!”

    王在晋赶紧在一旁拉住他。

    杨信倒是很给巡抚面子,他随即把郭士奇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郭士奇赶紧掏出手帕气急败坏地擦脸,不过他也真没胆量再招惹杨信了,这他妈实在太恶心了,更重要的是没法反击,武力上打不过,玩文的张不开嘴,他的的确确血战保住了大成殿,奎文阁前清理出两百多具死尸,其中近半是他一个人干的。可以说没有他,闻香教徒指定会攻入大成殿,他们可是把孟庙毁了,那么也必然会毁孔庙,从这种意义上说,整个大明的士子都得给他做个揖感谢他保住了大成殿。

    他自己说自己是圣地守护者也当得起。

    据说孔胤植已经上表,由孔家单独给他制作一面记功金牌,再由皇帝陛下赏赐给杨信以表谢意,就凭着这一点这天下士子在他面前也真得必须得保持一定的礼敬,否则就显得忘恩负义了。

    哪怕再恶心,也得忍着恶心!

    这关系一个脸面问题,不能让人们说士子们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青虫也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不能沾这块货,对他最好的办法就是离远点,要不然他再摆出圣地守护者嘴脸还得给他作揖。

    “杨义士息怒,郭生员也是无心之言,说起来杨义士血战保孔庙,天下士子都对义士感激万分,断不可能有不敬之理,无心之言不必在意,不过这些人的确还是应该甄别一下,否则地方上也无法进行安置。如此大批的反正,里面难免有逆党首领隐藏,这些人都是受那异端邪说蛊惑甚深,恐怕很难真心悔悟,万一留下来以后有隐患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王在晋拉着杨信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中丞不用担心,这个杨某早已经考虑好了,我准备向陛下请旨带他们找个地方垦荒,这样地方上就不用担心了,之前我就对陛下说过要带着辽东难民垦荒,只是熊经略那里对难民安置颇为妥当,暂时还没听说需要向关内迁移。而这些人正好可以利用起来,也算是他们将功赎罪了,毕竟他们参与造反,不受一点惩罚终究不妥,让他们垦荒做苦力也算是一种惩戒。”

    杨信说道。

    熊廷弼的难民迁移计划迟迟未决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牵扯太大。

    对于辽东豪强世家来说,其实更愿意把这些难民变成自己的农奴。

    原本历史上他们就是这么干的,祖家,吴家,无不就是这样发展到家奴数千的,甚至不乏和建奴暗中交易,后者抢掠人口卖给他们。

    而关内士绅则害怕辽民入关后,抢占他们的良田,甚至于滋生盗贼。

    这也是难免的,想要真正让他们得到妥善安置,就必须给他们能够养活自己的土地,这肯定会动关内士绅的蛋糕,这是肯定不行的,但如果不能妥善安置他们,必然会导致他们闹事,甚至造反作乱。比如孔有德那帮,说白了就是逃到山东的辽东难民,因为得不到妥善安置,最后走上了造反道路,甚至于转而去投靠建奴。

    总之这件事很复杂。

    朝廷至今还在扯皮,而万历也不想为这点破事头疼,所以杨信的垦荒至今还没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现在他又惦记上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你把人都带走了,以后我们的地谁来种?”

    王在晋身旁一个土豪劣绅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留下他们,你们又不放心,我带走他们,你们又嫌没人给你们种地,那你们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杨信怒道。

    “兹事体大,还需从长计议!”

    王在晋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他不敢答应,且不说杨信把这些人带走,这一带士绅没有了种地的佃户,就是杨信把他们带走,这么多人其他地方士绅也不能同意接收,除非是那种没有人烟的荒地,否则哪个地方士绅能允许几万人到自己的地方垦荒?能开垦的他们自己就开垦了,剩下肯定是纯粹养不活人的,到时候这些人养不活自己还是会造反,那些士绅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允许这样一个随时爆发的隐患被送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“那就奏明陛下决定吧!”

    杨信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没指望王在晋这种老狐狸能答应。